一個香港人是如何在內地生存的

來到山東,每天聽到的方言比英語都難懂,這裏的人很少習慣用普通話交流,每次聽到旁人嘰裏咕嚕的交流,我都會感覺我到了另外一個國度,這裏如此的陌生,但我是學識淵博,有墨水的小資,沒有什麼是難倒我的。

20160505212741

我坦白的說,山東方言我一竅不通,按我會粵語的優勢,這樣就可以彌補我的短板。很多小孩子的家長特地找到我,讓我交他們的孩子學習粵語,很多在香港做生意的商人,每次談判的時候也會讓我出面做講解,主要是現在很多商人文化程度都不是很高,都喜歡用標準的家鄉口音交流,不免溝通起來會遇到很多問題。也有很多學習曲藝的藝人找到我,讓我教他們學習粵語,甚至我把我在香港學習的繞口令都交給了他們,我從小受過曲藝的薰陶,一些長者也會跟我坐在一起討論戲曲的精髓文化。

有道是“聞道有先後,術業有專攻”,中國的這句古話放在這裏甚好。